暑期校外培训机构系列调查(一) 蒲城大荔两地 无证经营违规办学乱象多

来源:渭南广播电视台2019-07-31 17:29:12

随着社会的发展,无论是学前教育,还是初高中辅导等等,越来越多的家长都会为孩子报名参加社会上的培训辅导,但由于缺乏统一规范的行业准则,校外培训机构的不规范的现象层出不穷,出现了超纲超前教育、消防安全不达标、乱收费等乱象。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与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等多个文件,重拳出击规范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当前正值暑期,是各个校外培训机构的经营旺季,我市各个县市区校外培训机构的经营办学情况又如何,来看本期调查。

7月23日一大早,记者来到了蒲城县,在这条名为尧山路的街道上,道路两旁开设有多家培训机构。记者首先来到了一家名为百特剑桥英语学校了解情况。

蒲城县百特剑桥英语学校工作人员:我是许可证,蒲城县好像只有两三家有,这是我的证。

在这家培训机构,负责人向记者出示了当地教育和工商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学校已经开办了十余年了,日常的教学授课只进行英语课程的培训。

蒲城县百特剑桥英语学校工作人员:我这一个补课机构是我蒲城县批准的,我县上只有三家我有办学许可证的。记者:老师教师资格证都有吗?都有,我都是大专院校毕业的学生,没有考上公务员的这一种,绝对不会有在职老师,都是大专院校我这花名册有登记,我平时管理比较正规的。

随后记者又来到一家名为蒲城县九州名师教育的培训机构,在这家培训机构里,记者并没有看到相关的办学经营许可证。

蒲城县九州名师教育工作人员:我们现在是把所有的资料交给教育局了,人家现在也要进行考核,他说是应该很快因为递交的人很多。

记者:什么时候递交的?

蒲城县九州名师教育工作人员:我们是第二批递交的, 我们五六月递交的应该是六月份。

按照规定,校外培训机构必须在取得办学许可证的情况下才可以进行招生教学,没有证件就涉嫌违规办学,那么像这家九州名师教育机构无证经营的情况是否只是个例呢?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多家培训机构。

蒲城县一格美术学校工作人员:还没下来呢。

记者:那就是现在还没有给你们办下来?

蒲城县一格美术学校工作人员:下来了。

记者:教育局怎么说的,啥时候能下来?

蒲城县一格美术学校工作人员:他们说8月底嘛。

蒲城县西元画室工作人员:就是手续过了,证没有一家下来的,都没下来。

蒲城县虾语文化工作人员:没有,我是第一批,都没下来不是说我没下来,现在说是在省上报备。

在记者走访的西元画室、虾语文化等多家培训机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没有办学许可证,他们已经向教育部门提交了相关的申请材料,但到目前一直没有审批下发。在走访中,记者发现蒲城县除了普遍存在校外培训机构无证经营问题外,部分培训机构还存在楼梯过道狭窄,没有消防通道等安全隐患,在教学中也存在提前教学、授课教师无教师资格证等国家明令禁止的现象。

蒲城县清大教育工作人员:主要是预习,也有复习,暑假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我们这是新开的,这个教师是有教师资格证的,我也不是本地人,我的教师资格证也没带。

记者:你有教师资格证吗?

蒲城县清大教育工作人员:有,在家放着呢。我不可能把它带身上,你把你的记者证带身上吗?

记者:我带着呢,孩子现在主要上的预习新课程吗?

蒲城县清大教育工作人员:对,预习新课程。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校外培训机构必须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后,登记取得营业执照才能开展培训。培训内容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不得超纲提前教学。所聘从事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但在蒲城县,国家出台了一年多的政策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落实,校外培训机构的种种乱象依然普遍存在,那么我市其他地区的情况如何呢?接着来看。

在大荔县,记者走访了城区的多家培训机构,发现无证经营的情况同样普遍存在。

大荔县森林美术馆工作人员:你到我们总校去问。

记者:分校没有证吗?

大荔县森林美术馆工作人员: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经办这个。

大荔县优学培训学校工作人员:教育局还没下发下来,之前说是让我们去取,

他们现在还没有送过来,我们是打工的,领导今天没在。

大荔县金口才国际教育工作人员:发下来了。

记者:你们的证在哪里?

大荔县金口才国际教育工作人员:我们的在老板那块放着呢,还没拿过来。

大荔县金笔闰润雨学苑工作人员:不太清楚,真不太清楚。

记者走访中,这几家校外培训机构均以各种理由为借口搪塞记者,无法出具没有相应的办学资质。在一家名为叮当音乐培训学校的培训机构,记者还发现这里存在国家明令禁止的提前收费现象。

记者:你们是半年一收还是一学期一收?

大荔县叮当音乐培训学校工作人员:都有,根据家长的情况。

记者:家长一次给你们交一年还是交半年?

学生:看情况。

记者:可不可以交一年?

学生:可以。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规范收费管理的相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要严格执行国家关于财产与资产管理的规定,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三个月的费用。在这栋四层的自建楼上记者看到,此时家长们正在接送放学的孩子们,记者走访后发现这里仍有提前教学和授课教师无证等现象。

记者:孩子上几年级了?

学生家长:开学上四年级。

记者:你现在补的是几年级的课?

学生:我现在补的是四年级的课。

学生家长:巩固旧知识,稍微学一点新知识。

记者:这些老师有没有教师资格证?

大荔县旭东教育工作人员:大部分有,但是个别还没有,县城现在就存在老师难找的很。

记者当天走访了大荔县十余家校外培训机构,没有办学许可证、楼梯过道狭窄、没有消防通道、提前教学、授课教师无教师资格证等现象屡见不鲜。

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和管理,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也是近年来国家治理的重点,国家要求各地在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工作中必须结合地方发展情况,积极探索、敢于亮剑,坚决关停取缔不合法、不合规,尤其是无资质和有安全隐患的培训机构,要毫不留情,坚决取缔或限期整改。但记者在蒲城、大荔两地调查时却发现,许多没有取得办学资质、存在安全隐患、违规办学问题的机构仍旧在正常营业进行教学授课。那么作为行政主管部门的当地教育局对以上情况是否知情呢,他们又将做何回复和处理,请您继续关注下期的调查节目。

编辑:李刚

初审:贾伟宏

终审:李亚敏

编辑:张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