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75所部署高校预算公布 陕5高校预算收入之和不及清华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2018-05-05 10:35:00

教育部直属75所高校近日公布了2018年度预算,清华大学以269.45亿元的预算收入居首,高于陕西5所部属高校预算收入总和。西安交大2018年度预算收入为80.3945亿元,位居陕西5所部属高校之首。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华商报记者,公布高校财务信息,是高校信息公开的基本要求。2010年3月,教育部审议通过的《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第9条明确规定:高校应主动公开财务、资产与财务管理制度,学校经费来源、年度经费预算决算方案,财政性资金、受捐赠财产的使用与管理情况,仪器设备、图书、药品等物资设备采购和重大基建工程的招投标等。教育部直属75所高校近日公布2018年度预算正是落实这一要求的具体体现。

“按要求,所有高校都必须公开,实际中,教育部直属高校往往做得比较好,但透明度还需要提高。”熊丙奇称,高校公布预算收支情况,主要是为了让公众了解大学的收支,接受公众监督。

75所部属高校预算收入西安交大排第15

从各校公布的数据来看,今年有7所高校预算总数超过百亿,其中清华以269.45亿元位居首位;浙大和上海交大紧随其后,前者是154.65亿元,后者是144.88亿元。预算超百亿的还有中山大学、同济大学、北大和复旦。除这7所超百亿大学,2018年预算跻身前10的还有华中科技大学、吉林大学、武汉大学。西安交大以80.3945亿元位居75所部属高校的第15位,在陕西5所部属高校中居首。

部属各高校2018年度预算差距非常大,最高的清华达到269.45亿元,接近2017年周至县和蓝田县GDP总和(2017年周至县GDP为134.26亿元,蓝田县为143.49亿元),也超过陕西5所部属高校预算总和。

财政拨款和事业收入是高校收入主要来源

华商报记者梳理发现,75所部属高校预算表中收支项数基本相同。各校收入基本包括以下几个部分:一般公共预算拨款收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拨款收入;事业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其他收入(包括捐赠);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上年结转。

据了解,一般公共预算拨款收入即各类财政拨款。高校的事业收入,一般指学校开展教学、科研及辅助活动取得的收入。事业单位经营收入是指高校在专业业务活动及辅助活动之外开展非独立核算经营活动取得的收入。其他收入指除“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经营收入”等以外的各项收入,包括投资收益、银行存款利息、租金收入、捐赠收入、盘盈收入等。在各项收入中,财政拨款和事业收入是各校收入的主要来源。例如西安交大今年各类财政拨款为25.3954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31.6%,事业收入为27.7600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34.5%。西北农林科大各类财政拨款16.8563亿元,占总收入的45.1%,事业收入8.9600亿元,占总收入的24%。西安电子科大今年各类财政拨款13.8648亿元,占总收入的30.7%,事业收入11.9466亿元,占总收入的26.5%。长安大学各类财政拨款12.7529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37.3%,事业心入6.865亿元,占总收入的20%。陕师大各类财政拨款12.2183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55.9%,事业收入5.2444亿元,占预算总收入的24%。

近年来,各类捐赠也成为高校收入的一个组成部分。例如去年中国人民大学80周年校庆,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向母校捐赠3亿。近日,清华迎来107岁生日,刘强东夫妇向清华捐赠2亿。今年适逢北大建校120周年,不久前,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向北大捐赠6.6亿元(含部分等值资产)。华商报记者发现,很多高校都将捐赠列入其他收入之中,例如陕西5所部属高校中,西安电子科大和西北农林科大均将捐赠收入列入其他收入一项,数额均为1000万元,西安交大等其他3所高校未明确标注捐赠数额。

具有高级会计师职称的财会专家李微军分析,相对而言,理工类高校因为收入渠道更多,收入预算中“用事业基金弥补收支差额”一栏基本为零,陕西5所部属高校中只有陕师大该栏有数字,且数额较大,为1.7987亿元,说明师范类院校收入比较吃紧。

预算做得多实际用得少 资金得结转下年

华商报记者发现,各高校支出项目大多为以下几项:教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住房保障支出,结转下年等。其中教育支出占各高校支出的大头,例如西安交大2018年教育支出预算56.8653亿元,占整个支出的70.7%。西安电子科大教育预算支出31.2285亿元,占整个支出的69.2%。陕师大2018年教育支出预算21.4341亿元,占整个支出的98%。

一些高校的支出预算中还包括外交活动、国土海洋气象等支出,例如西安电子科大2018年外交费用预算15.5万元,长安大学2018年国土海洋气象支出248万元。

另外,除个别高校支出预算没有结余(如北大)外,绝大部分高校的支出预算中都有“结转下年”一项,且数额较大,如上海交大结转下年的费用30亿元,陕西5所部属高校预算中均有“结转下年”。具体为:西安交大结转下年的费用21.8526亿元,西安电子科大结转下年的费用12.9903亿元,长安大学结转下年费用6.7070亿元,西北农林科大结转下年费用5.4663亿元,陕师大结转下年费用相对最少,只有80万元。

李微军说,从专业角度看,北大、陕师大的年度预算较为精准,当年花多少钱,预算就做多少。不像有的高校,预算做得很多,但实际上用不了那么多钱,只好将大量资金结转下年。

记者 陈有谋

编辑:马艾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