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渭南】迷失的古国——走进梁带村芮国遗址博物馆( 下)

来源:渭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2018-07-05 18:31:58

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文化渭南,在上两期的节目中,我们为大家讲述了韩城梁代村芮国古墓遗址群的发现过程,并对芮桓公及夫人芮姜墓中精美奢华的陪葬品进行了重点介绍,那么,梁代村芮国遗址博物馆还有哪些镇馆之宝和艺术珍品,下面,让我们继续走进梁代村芮国遗址博物馆,探寻古芮国更多的秘密。

相比于芮国国君桓公随葬品的奢华大气和母亲芮姜的尊贵华丽,作为下一代国君的芮伯万墓葬中的随葬品就显得尤为简单,除了象征身份的五鼎四簋外,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随葬品,专家以此推断,此时的芮国已经开始走向衰落,而作为芮国国君的芮伯万,因为曾被母亲驱逐的缘故,他的一生充满了颠沛流离的悲剧色彩。在周代葬制中,有用华美的棺罩对棺柩进行装饰的习俗,《礼记·丧大记》中称之为“饰棺”。在梁带村的大中型墓中,普遍发现有铜鱼、玛瑙珠或陶珠、海贝或石贝等组成的坠饰。而在展示的一角,展陈着一对造型奇特的人形木俑,它们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历经千年深埋地下的木俑早已化为粉末,那么考古专家们又是怎样将木俑还原并做成模型的呢?这幕3D影像图为我们完美的再现了模型制作过程。

在精品展区里,展出了梁带村芮国古墓遗址群发掘的具有代表性的精品文物,里面展陈了大量金银玉器、兵器车马等,多方位展示出了古芮国经济、文化、军事等领域的成就,而桓公墓葬中出土的玉剑金鞘组合,更被专家们誉为稀世珍品。

据考证,玉剑在商周时期非常罕见,其配有金剑鞘,并出土地点明确,在我国尚属首次发现,它们是在高等级礼仪场合佩戴的重器,是芮桓公身份的象征。除玉剑金鞘外,桓公墓共发现了48件精美的金器,有镂空龙纹金环、龙纹金环、方形金环、牛首金扣环、镂空龙纹金肩饰、金泡和金手镯等等。这些金器大多处于墓主人的躯干部分,皆造型精美、做工精良,很有可能就是芮桓公生前使用过的东西,而这些出土的金器也创造了多项纪录。

“玉不琢,不成器”,中国古代艺术大师善于将玉器雕琢成自己生产生活中遇到的事物或者表达的思想感情。飞禽、走兽、鸟虫在劳动人民的双手下,都浓缩在了一块小小的玉器上。在梁带村墓地出土了大量的动物型的玉饰,既有现实生活的鸟、鱼、虎;也有想象中的龙、凤、羽人等,件件惟妙惟肖。而这件人龙合雕佩饰可谓人龙合一,形神兼备,堪称玉中臻品。

人龙合雕佩饰玉质细腻润泽,全身因受沁呈棕黑色。最令人称奇的是,小小的一件玉器上竟能雕刻出如此繁缛的纹样!玉饰呈龙形,龙尾勾转,龙体扁薄,正反两面纹饰相同。中部为一个蹲踞状侧视人形,形态逼真,让人叹为观止。

“有钱难买金镶玉”,这件镶金玉韘(读射)是在玉扳指上镶了一块金,由于玉器很脆,所以金子要镶到玉器上面就非常难得了,由此反映我们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这也是迄今发现最早的金镶玉了。

精品展厅里除了展出大量金银玉器及玛瑙串饰之外,还展示了大量反映军事装备的青铜兵器,包括戈、矛、箭簇、匕首、盾等。透过这些文物我们对当时芮国的军事实力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使用车马是一个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死后也有车马陪葬。车马数量的多少,往往也显示墓主人生前身份地位的高低。桓公墓中出土了数千件车马器,数量大、种类全,说明了墓主身份的高贵。

最后一个展厅为辗转迁徙中的发展历程,通过文字图片以及雕塑的形式再现了芮国的发展变迁,从始封到东迁、从婚媾到征伐、从动荡到统一分三个部分,为我们还原了芮国的兴衰历史,让人们对这个深埋地下数千年的古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春秋时期战争频繁,风云激荡,芮国处于秦、晋的夹缝中生存,虽经桓公、仲姜的苦心经营获得了短暂的辉煌,但终究没有逃过秦兵的铁骑戎戈,汇入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历史洪流之中,成为了多姿多彩的中华文明中的重要一员,同时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笔珍贵的文物和传奇故事。

岁月掩埋了芮国,也保留了芮国。通过一件件文物的展示,一个陌生的古国,一段迷失的文明,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似乎再一步步向我们走来。在玉器的温润,金器的璀璨,铜器的威仪面前,我们见识了地下世界的惊世奢华,聆听了玉振金声的华美乐章,也感悟了桓公、芮姜的励精图治。但这些并不是芮国的全部,只是芮国历史的一部分,那么,它来自何方?文化内涵又如何?又有哪些优美的故事?这些都需要考古工作者不懈的探索,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编辑:甄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