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惊艳世人——唐惠陵的前世今生

来源:渭南日报全媒体2017-09-07 14:47:22

(记者:王宪辉 王文越)这一个个神态各异的陶俑,这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绘画,这一块块被岁月销蚀的物件,曾经在历史的深处一睡千年。直到有一天,一伙盗墓贼搅扰了这里的安宁,让这些原本没有生命的东西,从时光的隧道中苏醒过来……

惠陵,唐玄宗李隆基兄长李宪及其夫人合葬之墓,唐睿宗桥陵的陪葬墓之一,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迄今为止我省唯一一座已经发掘并对外开放的唐代帝王陵。李宪是武则天的嫡孙,本为太子,后让与其弟李隆基。在阴谋遍地、晦暗不堪的宫廷夺嫡史上,这简直可以说是一股“清流”。试问,距离最高权力中心咫尺之遥、掌握天下生杀予夺大权,这样的诱惑自古以来几人能够经受得住。就连本朝太宗,纵有开创盛世的历史功绩,也仍然未能摆脱争储弑兄、有背伦常的“魔咒”。

李宪此举,虽是高风亮节,但也充满了无奈意味。自武则天以来,唐王朝在短短八年时间发生了七次宫廷政变,期间流血牺牲,已经司空见惯。从现实来看,李隆基当时已是囊中之锥,群臣都认为他有“社稷之功”。因此,“坚决不就东宫”,就成了李宪躲避政治风险的明智选择。  李宪让出太子位之后,能够准确把握自我定位,“恭谨自守,不妄结交,不预朝政”,因此为玄宗所重,在身殁之后被追认为“让皇帝”。当然,依笔者理解,这一“荣誉称号”的获得,更多的原因是李宪能够让李隆基“放心”。

非皇帝而享受皇帝谥号,在等级森严的中国历史上并不多见。从惠陵陵寝的发掘状况来看,其级别高于太子、公主、亲王等皇亲国戚,但较之真正的皇帝陵寝,在规格上仍有差距。由此可见,惠陵在墓主生前已经开始修筑,身后被追认为“让皇帝”后,只是在地面建建筑上参照了帝陵的陵寝规制——惠陵前原有华表一对,天马一对,石狮四对,石马五对,石人十对,今仅存华表柱身残件。
  2017年8月30日上午,在原唐惠陵陵寝之上,由华山旅游集团蒲城有限公司倾力打造的唐惠陵博物馆,在蒲城县桥陵镇三合村正式宣告开馆。惠陵博物馆主体建筑仿照唐代皇家园林,板块主要包括文物展厅、地宫、墓冢等几大部分,文物以陶俑、铜铁器、银玉器等为主,共计860件(组);地宫甬道两侧有大量精美绝伦的彩色笔画,内容主要为反映封建等级制度的皇家宫阙、仪仗、宫女、仆从、乐舞等;沿着地宫斜坡一直向下,就可以到达惠陵墓冢,其中一副石椁精雕细琢、做工考究,仿佛在诉说墓主人生前的显赫身份。
  逝者已矣,历史也从唐朝翻过。一座准帝王陵,历经繁华、没落、被盗、抢救性发掘的命运,终于在千余年之后面容初现,成为现代人穿越时空隧道重回盛唐,零距离触摸开元盛世的去处。
  唐惠陵博物馆的开放,勾勒出了华旅集团“槐院里历史文化街区休闲度假游+桥陵惠陵人文体验游+杨虎城将军甘北故居名人故居游”的蒲城战略发展蓝图,让蒲城人文旅游的深度与丰富性得到了拓展,同时也是华山旅游集团实行“大华山旅游”战略,“依托华山、走出华山”的重要一步。

编辑:马艾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