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肩清华北大 高中生被哈佛全额奖学金录取

来源:封面新闻2018-04-12 09:36:44

擦肩清华北大 成都男孩被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

他还收到了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擦肩清华北大 高中生被哈佛全额奖学金录取

班主任郭健康拿出手机,翻看他所教2017级1班每个孩子高二下期的成绩,一直往下划了几秒,出现了黄瑞杰的名字,在这个成都外国语学校最优秀班级55名孩子中,黄瑞杰总成绩有点靠后。

对常年蹲点成都外国语学校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四川招生组老师来说,谁谁是苗子几乎能脱口而出,而黄瑞杰的名字有点陌生。

“考复旦都还要努力。”妈妈这样说。

“这个孩子跟别人不一样,传统高考到不了最顶尖的学校,但是他独立、有想法,有世界胸襟。”对黄瑞杰影响颇深的英语老师吴凯这样说。

4月10日,这个出身于普通家庭、非学霸类型的成都男孩收到了来自哈佛大学的每年近50万人民币全额奖学金录取通知,上个月,他还收到了哥伦比亚大学每年超过50万人民币全额奖学金、斯坦福大学每年40多万奖学金录取,以及科罗拉多学院、弗吉尼亚大学等多所美国顶尖大学录取。10日,远在波黑的黄瑞杰接受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的独家采访。

成外学霸班的另类

郭健康是成外2017级1班的班主任,2017年,这个班55个毕业生,有15个同学考上清华北大。2014年郭健康班上出了一名哈佛学生,2011年四川省理科第一名亦是他的学生。

郭健康教了黄瑞杰2年数学,“这个学生很有领导能力,担任过音乐会的指挥、参加过音乐剧演出、参加模联拿了最高奖、机器人竞赛成绩也不错,还参加过学校运动会长跑。”但在见过各类高手的郭健康眼中,黄瑞杰不是最拔尖的,“他的社会活动很多,也很优秀,如果参加高考,上211、985没问题。”

英语老师:他跟别的学生不一样

4月10日,记者见到了黄瑞杰的英语老师吴凯,这个让黄瑞杰特别想感谢的人:“他让我们的心中向往着更大的世界,激荡起探索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以英语为特色的成都外国语学校每天有2节英语课,每个学生都必须上台英语演讲。在吴凯的课堂上,最喜欢和学生一起讨论世界时事政治,“黄瑞杰特别关注难民问题,每次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查资料,做准备。”

“他很喜欢英语,把英语当成工具在学。跟英语有关的活动一个都没落下。”从英语大小比赛,到英语话剧比赛、辩论赛,全国中学生英语能力竞赛等等。一次在四川大学举行的TED青年非正式演讲中,吴凯带着这位年龄最小的演讲者上台,用英语侃侃而谈中学生如何开展社团活动,如何关注时事。

“他的学术不是最出众,传统高考可能到不了最顶尖,但是他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很独立、真实,有世界情怀,思考问题很深。”

“我比他们只大十几岁,大家就像朋友一样。”然而最让吴凯印象深刻的是,这个谦和的学生每每见到他都称呼“您”,“他跟同学的关系也特别好,”去波黑后,全班同学们还集体给他录制了生日祝福的视频。

波黑IB学校的中国学生

12-17岁就读成外,立学中华、语通世界的办学理念,“让我知道世界不仅是中文的还是英文的。”从初中开始,黄瑞杰开始看央视新闻、听BBC广播,用他的话来说,成外的5年打开了他初探世界的大门, 点燃了他了解世界的好奇心。在成外,黄瑞杰有一大爱好,参加模联。在2016年5月举行的全国顶级模拟联合国大会——北京模联中,他所在的成外模联团队获得最佳代表团奖,“通过模联,我们更能理解不同国家如何通过外交方式,达成共识,同时寻求解决问题的方式。”然而也是模联让他产生了更加深刻的思考,这种自上而下的方式能不能传递底层的声音?身在冲突中的当事人他们是怎么想的?

高三上学期,黄瑞杰被世界联合学院(United World College)中国国家理事会选拔到波黑莫斯塔尔的分院学习国际文凭课程(IBDP),成为为数不多的中国学生之一。“这让我有了真实接触世界的机会,了解这个世界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在波黑,可能我们的隔壁就是战争废墟,在这里你有机会面对面与不同民族沟通,我的室友就是叙利亚人,这让我能够跳出数字化的新闻,真实地了解他们是如何经历战争,让自己置身冲突中去思考,去发现问题的根源,真正知道什么是理解,如何在达成共识上寻求合作。”

在波黑,黄瑞杰学习了7门IB课程,成绩优异,他还选修了西班牙语。在这里,他和世界各国同学交朋友,组织全校同学庆祝中国春节,展示中国文化;教授波黑本地高中生机器人知识;和同学们去塞尔维亚的难民营开展志愿者活动……

“在这里,可能你思考的不是期末考试考第几名,而是能够与什么样的人交流,连接什么样的资源,怎么去学习更多人的思想,怎么去回馈社会,怎么去改变这个世界,成为世界公民。”

寻找学习之外的意义:从成都SOS儿童村到难民营志愿者

“我没有把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而是做了很多事情,寻找学习之外的意义。”黄瑞杰对自己的评价是偏应用型,“喜欢运用自己所学的知识。”

他感兴趣方向是国际政治、国际援助与发展。初中毕业的暑假,为了奖励黄瑞杰直升上了成外高中,小姨请他去柬埔寨玩了一趟,回到家,他告诉妈妈,自己想帮助那里的难民,“你为什么不从帮助身边的人开始呢?”妈妈这样反问,于是从高一开始,黄瑞杰开始组织成外先行者社团成员,去就近的成都SOS儿童村看望儿童。去教孩子学英语,玩游戏和他们一起过圣诞节。每隔两周去一次,坚持了2年。

“我曾经在寝室里看过关于叙利亚难民的纪录片,很想帮助他们,于是转发了联合国难民署筹款链接。”

到了波黑后,黄瑞杰继续成为了一名志愿者。他和同学们一道,从学校所在的莫斯塔尔坐了12个小时的大巴来到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一处难民聚集地,加入当地志愿者帮助难民

搭建照明设施、帮他们煮饭、清扫。回到学校后,他又和意大利、巴西同学一道发起了为难民筹款的链接,募集到了5000欧元资金。他还一个人前往希腊,帮助当地难民,“帮他们做晚饭”,也是在这里,他学会了操作机器做2米长的桌子。

回到波黑的学校后,他的国际政治论文,就写了自己亲身目睹的难民问题,讨论难民危机的影响、政府机构和非政府机构解决难民问题的方式等等。

爱好骑行 人生犹如骑车

擦肩清华北大 高中生被哈佛全额奖学金录取

黄瑞杰有个爱好——骑车。“这是你看城市不一样的方式。”

在成都时,每逢周末和假期,他最喜欢和父母一起骑车到三圣乡、去沙河玩。到了波黑后,他曾经沿着亚德里亚海岸,从罗马骑行到威尼斯,路程750公里。“其实,骑车和人生很像,沿途有山有水,也有上坡和下坡,上坡时越骑越难,下坡春风得意,然而开心不是长久的,你总会遇到更高的山峰。只有不断地提升自己,把人生当成不放弃不断挑战的过程,才能坦然面对困难和挫折。”

“我曾经有个梦想,高考后骑车走川藏线。现在看来不行,那就走一趟丝绸之路。”黄瑞杰告诉记者,现在他打算今年从世界联合学院毕业后从波黑一路骑回成都。“我曾经拜访了马可波罗的故居,我想通过自己的方式,和同学一起见识一带一路上不同的国家文化,激发更多人的好奇心。”

妈妈: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黄瑞杰成长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和优秀的孩子比起来,他很一般”拿到哈佛录取时,妈妈蒋女士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

对黄瑞杰来说,影响最大的人是妈妈,“妈妈特别喜欢折腾,她让我知道要做不断进取的人,不断挑战自己,了解更大的世界。”“我们没有想过要出国”,当得知孩子想去波黑读书时,妈妈考虑了一个星期,递交申请的最后一刻忍不住打电话问了招生官两个问题:安全么?师资能保证么,得到肯定答复后,就义无反顾地把孩子送出了国。

“我们不是功利的家庭,对孩子比较宽松,才让他有时间精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是觉得我很辛苦吧,孩子很懂事,一路没有让我们操多少心,很多家庭经历的小升初、中考、高考焦虑我们都没有经历过。”就连去年儿子申请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夏校的消息,她也是最后才知道,“他只给我们说了一句,已经申请到了奖学金。”

然而直到儿子要申请哈佛时,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阻止,“我跟老师说,他们不了解中国,中国优秀的孩子那么多,”可是IB老师一句“什么样的学校都适合黄瑞杰”才彻底让她没了话说。

哈佛发现“不一样”的中国学生

2010年,北京高考理科第一名李泰伯(本报2010年曾经报道),一个稳进清华、北大的顶尖学生被哈佛、耶鲁等11所美国名校全部拒录。后来他去了香港大学、MIT,李泰伯被他的中国老师一致看好为领袖级人才。

2018年,一个与清华北大擦肩的学生,却接连收到哈佛、斯坦福、哥伦比亚等5所美国名校录取。一个在高二前都没有做出国打算的学生,在两年后收到了全世界最牛大学的录取,“被认可是非常幸运的。我是一步一步发现出国这条路,过程中只是真实地展示了自己人生的成长路径。 ”

“黄瑞杰符合欧美大学的选拔标准。优秀、有社会良知、世界情怀。”一位熟悉他的申请老师这样评价说。

哈佛招生官在给黄瑞杰的贺卡中这样写道,和你交流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非常有幸能成为你的招生官,希望能在秋天哈佛校园见到你!

世界联合学院校长给他的评语是“你有一个美好的心灵和灵魂。你给了我这么多希望和光明,我希望世界上有更多像你一样的人。”而他的IB数学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更是不吝赞美之辞:Jerry(黄瑞杰英文名)是Jerry。这是一种现象。他可以将自己的组织能力和坚实的代数背景结合起来,创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水平。

当我看到他在维也纳的数学竞赛中名列第一的时候,我为他感到骄傲。我希望他明年接替我的位置,但不幸的是,这是不允许的。我祝他明年好运。

校长:给孩子创造不同的成才路径

黄瑞杰是成外历史上培养出的第7个哈佛学子。“在成外,优秀者云集,然而每个学生的个性特点都是不同的,对不同的学生,我们提供不同的成才路径,每年有百名左右的成外学生走保送路径进入国内顶尖高校;有在学科方面有特长的学生通过竞赛进入清华、北大;还有像黄瑞杰这样的学生,有外语优势,有社会责任感、有独立思想,符合不以成绩为唯一选才标准的欧美学校评价标准,我们鼓励他们走不一样的成长道路。”校长龚智发说。

名校资深招生负责人:选拔出黄瑞杰需要社会价值观转变

“放在中国,如果没有看的见的分数,像黄瑞杰这样的学生确实有可能被清华、北大错过。”

一位长期从事招生工作的国内顶尖大学招生负责人这样评价。然而应该看到的是,中国和欧美大学在选拔人才的标准上确实是有差异的,“在现阶段,我们的教育主要体现的是公平原则。在现在的历史阶段,高考制度仍然是合理的,我们不可能让每个学校都有一个自己的标准。而我们也不可能一味地照搬欧美,试想,如果有人能够通过捐助大笔资金进入顶尖大学,那公平性又从何体现呢?”

他同时指出,招生环境的改变真正的关键在于社会价值观的转变,企业用人观念的转变。“如果企业用人永远先看文凭,看学校好坏,优秀人才多元选拔标准就不可能建立。”“只有用人观念改变,人才培养环境才能改变,招生选拔制度才能真正改变。”

封面新闻记者 张峥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马艾莉